热门搜索:

她之所以叫那么多人去

时间:2018-12-13 10:46 文章来源:互联网

然翻身而起,一把将袁纵半扑在床上,享受着一大早突袭成功的快感。,
   穿好衣服,洗漱完毕,刚要吃东西,就听袁纵在卧室说:“夏耀你过来。
   夏耀很少听袁纵叫他全名,一般这么叫都没好事。
   “啥事?”夏耀倚在门口看着袁纵。
   袁纵指着夏耀引叠好的被子说:“重新叠。”
   “有那个必要么?”夏耀不耐烦。
   袁纵扬扬下巴,语气冷硬,“你自个儿看看。”
   夏耀往床上六扫,和袁纵那个叠得有棱有角的方块被比起来,他的被子简直就像一坨屎。袁纵在叠被子方面有强迫症,不仅强迫自个儿还强迫别人,不达目的不罢休。
   夏耀饿得不行,懒得和他争论,只好又过去把被子整了整,一边整一边没好气地挤兑袁纵,“怪不得你没女朋友,谁愿意跟你这样的过日子啊?”
   说完突然又想起什么,眯着眼睛朝袁纵露出不怀好意的笑。
   “我给你介绍个女朋友怎么样啊?”
   收到袁纵一个冷眼之后,夏耀哼着小调,美不滋的去吃早饭了。
   今天训练,袁纵穿上了夏耀给他买的夹克。
   头一次穿这种颜色这种款式,袁纵像是年轻了好几岁。走在路上气宇轩昂,英姿焕发的,惹来不少打量的目光。
   夏耀就从这些目光里寻找满足感,这可是爷给他挑的!怎么样?迷人吧?帅吧?眼馋吧?
   楼梯口,袁茹正领着王霜往上走。
   王霜一直顺着胸口,“我好紧张,你到底和他打了招呼没?”
   “没事,我给他发短信了。”袁茹安慰她。
   王霜还不放心,“他回了么?”
   袁茹刚要说话,就扫到不远处的袁纵,瞬间眼睛一亮。
   “诶,你快看,我哥就在那呢!哎呦呦,真难得,他竟然为了和你见面换了一件这么拉风的夹克‘我跟你说,我哥从来没有穿过这种款式的衣服。真的,我给他买了他都不稀的穿,可见他对你的重视!”
   王霜脸一红,心都提到嗓子眼了,这个男人比想象中的更……难以招架。
   “哥!”袁茹大喊了一声。
   袁纵和夏耀同时转过头。
   王霜也扫到夏耀,又犯了一次发痴。
   “我的天啊,这男人也好帅,他特像一个男明星,叫什么来着……”
   袁茹凑到王霜耳边说:“这就是那个三秒男。”
   王霜一副扼腕叹息的表情,“不是吧?也太暴殄天物了。”
   “你妹叫你呢。”夏耀和袁纵说。
   袁纵起步朝袁茹和王霜走过去。
   夏耀则跑到一旁和其他学员闲扯,很自觉地离袁茹远一点儿。
   王霜一看到袁纵走过来,拉着袁茹的手下意识地攥紧。袁纵离她越近,那种冷峻慑人的气势越是强烈。好像朝她走过来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头凶猛的野豹子。
   “哥,这就是昨天我在短信里和你说的王霜。”
   说着把王霜的手推到袁纵的面前。
   袁纵没看短信,但走出于礼貌,还是把手伸过去握了一下。
   施天彪过来找袁纵,王霜趁着这个时间凑到袁茄耳边说了句,“他的手劲好大,我整个手都被他包在里面了,现在手指还是僵的。”
   袁茹给她揉了接,顺便说,“我还有事,先走了,你加油!”
   “哎,你不和我一起啊?”王霜死死拽着袁茹不撤手。
   袁茹给她使了个眼色,你俩相亲,我一个电灯泡跟这碍什么事?再说了,我还有自个儿的事要办呢。
   最后提醒一句,“我哥不太爱说话,你主动点儿。”
   王霜挺没底气地哦了一声。
 
   77我要让你妹妹玩死了! vip (3347字)
 
   袁茹走后,王霜就硬生生地杵在那,桃花眼四处溜溜转转,不时地用手摆弄摆弄头发。后来施天彪也走了,剩下袁纵和她两个人,她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袁纵以为王霜是在等袁茹,便朝一旁的教导员点头示意。
   教导员走过来,客气地朝王霜说:“请您到招待厅坐坐吧。”
   此时袁纵已经转身要走了。
   王霜忙说:“不,我还有话想和袁……袁先生说。”
   袁纵收住脚步,转过身看着她,面无表情。
   王霜紧巴巴地开口,“那个……你的手真大。”
   说完尴尬地笑笑,结果发现袁纵还是面无表情,整个人像是冰雕一样,瞬间把她心头的火也给冰灭了一大半。
   “你的脚也挺大的……”
   别怪袁纵没反应,王霜自个说完都觉得无聊,我这瞎扯什么呢?越是说不好越紧张,越紧张越不知道该说什么。
   “个头儿也很大,呵呀……。”
   袁纵“……。”
   “那个……你哪都大。”
   袁纵…………。”
   王霜自个儿在心里呸了一声,大姐你的节操呢?
   这次,袁纵主动开口了。
   “清问你有什么事么?”
   半霜一听这话有点儿不对劲了,我是来和你相亲的,你问我有什么事?难不成袁茹没有传达到位?还是说他已经用这种方式表达拒绝了?
   “袁茹没有告诉你我今天来的目的么?”
   袁纵说:“我没看短信。”
   王霜腹诽:还说衣服是专门为我换的……袁茹果然不可靠……好吧,姑且当他是冥冥中感召到生命里的第一个女人要出现了,才换上这身衣服。既然来都来了,人也相中了,不努力一把多遗憾?
   感觉到袁纵的目光一直往队伍那边扫,为了多留他片刻,王霜决定从公事入手。
   ”是这样的,我有一个媒体的朋友,他一直想给你们公司做个宣传,不知道你感不感兴趣?”
   袁纵说:“我们公司有宣传部门,你可以和宣传部门的领导联系。”
   “我只想和你谈这件事。”王霜说。
   袁纵面色变了变。
   王霜赶忙补了一句,”是因为我们本次宣传不光要宣传你们公司,而且还要宣传领导班子,我的朋友希望我能和企业代表人先沟通。更何况……我又不是专门的公关人员,我和宣传部门的领导可能谈不上来。”
   袁纵伸出手,礼貌地给王霜指引了一下。
   “那请吧。”
   于是,袁纵和王霜一起去了楼下的会议厅。
   夏耀看似和队员们聊得挺欢,其实眼睛一直往袁纵那边瞄,心里呕摸着,那个大美妞是谁啊?一直贫个没完。正想着,人家俩人竟然肩并肩一起往楼梯口走了,夏耀突然有点儿不痛快。
   “嘿,想什么?”袁茹突然蹿到夏耀面前。
   周围顿时一阵口哨声,平时只能看大舅子和小舅子互动,今个正主儿终于来了。
   夏耀略显冷漠地说:“什么也没想。”
   袁茹哼哼一笑,“没想到我会再来找你吧?”
   “确实没想到。”夏耀实话实话,他以为永远摆脱袁茹的魔咒了。
   袁茹的桃花眼闪了闪,“今天我要给你个惊喜。”
   夏耀心里暗道:还是算了吧,你给的都是惊,没喜。
   “不过呢,这个惊喜也是要付出代价的。”
   夏耀还算客气地回了一句,“我要训练了。”
   然后绕开她,打算归队。
   “别走啊!”袁茹跑过去拽住夏耀,“这点儿代价和你在这辛苦坚持了几个月相比,应该不算什么吧?”
   夏耀完全不理解袁茹的脑回路,这有什么关系么?
   袁茹给旁边的几个保镖使了个眼色,这几个保镖架起夏耀,半推半商量的口气说:“夏少,你就别辜负了我们袁小姐的一番好意了,她为了这份大礼花了不少心思呢。”
   夏耀一个人终究拗不过这么多人,更何况他们是袁纵训练出的第一批精英,曾经还是保卫领导要领的预备人选。
   这些人把夏耀拖到电梯上,之后又拖上了车,在袁纵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将夏耀押走了。
   夏耀半眯着眼睛,脸上带着不耐烦,但没有发作出来。他想着也许袁茹就是没事整幺蛾子,说不定在哪弄个大屏幕,上面播放他的点点滴滴,那种烂俗狗血的感人剧情。
   结果,这个,‘惊喜”大大出乎夏耀的预料。 夏耀被人带到一个封闭的房间,这里没有窗户没有家具,只有一张铺着白床单的单人床。
   袁茹漂亮的脸蛋红扑扑的,难得柔声开口,颤音儿掩藏不住的肉麻。
   “甭不好意思,这不是你一个人的问题,是咱俩共同要面对的。这段时间你的努力我看到了,我对曾经放弃你感到自青。这次我一定在外面等你,默默陪你度过这个难关。”
   说完,袁茹走了出去。
   紧跟着,两个衣着白大褂的人走了进来,一个是心理医生,一个是男科中医。
   为了避免尴尬,袁茹找的都是男人。
   两个医生分别做了一下自我介绍,心理医生说了很多没用的话,夏耀越听越不对劲。等男科中医走上前来说完自个的主治病症,夏耀的脸瞬间就绿了。
   “小伙子,我现在得给你做个检查。”
   夏耀脑袋瞬间爆炸了,怒吼一声,“我特么没毛病!给我滚!”
   心理医生在一旁安慰男
 
_分节阅读_35
 
科中医,“没事,正常反应。”
   说着,四个保镖上前,把夏耀直接架上床,按住他挣扎的手臂和大腿不让他动弹。夏耀被逼到一定份上,除了剧烈地挣扎就是对医生恶言相向。
   “你特么的碰我一下试试!”
   心理医生在一旁好心劝慰,“在这治疗总比你一个人偷偷摸摸去医院,被众人围观强吧?我也听说你家保镖业务素质非常强,向来守口如瓶,他们……
   “你给我闭嘴!”夏耀朝心理医生怒吼。
   劝解不成只能强来了,夏耀的裤子很快被扒了下来,一个不知道什么探测仪伸到了他的性器上。细微的波动开始在他禾幺.处周围肆虐,逼得夏耀怒吼连天,叫骂连连。
   “都他妈给我滚远点儿!”
   也许是人在崩溃的一瞬间爆发的潜能是无限量的,夏耀竟然在四个精英的辖制下挣脱开来,翻身跃起,凭借着袁纵亲自传授的独门绝招以一敌四,煞是无敌。
   然后连裤子都顾不上提,疯了一样地朝门口冲去。
   门咣当一声被拽开,一股狂风扑到脸上。
   外面站着十几个五大三粗的爷们儿,都是夏耀亲密的队友们。他们不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只是用捍卫主人的目光齐齐注视着夏耀。
   “夏少,我们为你们的爱情筑起一层坚固的堡垒!”
   袁纵回到二层训练中心的时候,学员们已经开始训练了。袁纵没有看到夏耀,而且发现今天的训练人员少了很多。
   问副总教官:“今天怎么就来了这么几个?”
   “他们都有事请假了,据说有个重要的团体活动要参加。”
   袁纵微微拧起眉毛,团体活动?我怎么不知道?
   “夏耀呢?”这才是他关心的问题。
   副总教官说:“夏耀也跟着一起去了。”
   袁纵环视四周,发现袁茹也没了影儿,问副总教官:“袁茹什么时候走的?”
   “就是和夏耀他们一起走的。”
   袁纵心里隐隐有种不祥的预感,他给袁茹打了一个电话,袁茹那边正和学员们说笑,吵闹声很大,没听见手机响。
   袁纵又试着给夏耀打了个电话,夏耀所在的房间没有任何信号,手机一直显示无法接通。
   “他们活动
   结果,夏耀刚缓过来,袁纵又把毛巾重新浸泡在水里拧干,迅速贴上去。夏耀又是一阵嚷叫,下意识地用手去推搡袁纵的手腕。
   袁纵把攥得特别紧,无论夏耀怎么叫唤,就是狠着心照敷不误。
   夏耀看着袁纵的手就那么伸进热水里,拧干的时候冒着烟的热水从指缝流出,喉咙突然一阵哽塞,半天才开口问:“烫手不?”
   ”我手上都是死皮,对温度没那么敏感。”袁纵说着又将刚烫好的毛巾贴向夏耀的脚心。
   夏耀猛的一阵吸气,好半天才缓过来,恨恨的说:“还特么中医?要我看就是江湖骗子!”
   袁纵没说什么。
   夏耀又说:“我现在悔得肠子都青了,你说我当初编这么个幌子干什么?这不是给自个儿找病么?我以为你妹妹能明白我的意思,哪想她还当真了……好……啊……热……。”
   继续说:“我真纳闷了,当初你就为了这么个缺心眼的妹妹,毅然退伍了?”
   袁纵避开这个问题,扬扬下巴,问:“好点儿了没?”
   夏耀感觉了一下,貌似不怎么痒了。
   袁纵端着盆刚要走,夏耀突然说:“把你手上的毛巾给我一下。”
   袁纵把毛巾递给他。
   夏耀促狭一笑,直接将敷过脚的毛巾盖在了袁纵的脸上。,袁纵缓缓地摘下毛巾,似怒非怒地盯着夏耀看了一会儿,就在夏耀企图逃窜的一瞬间,猛的将他扑倒在床上。
   “别闹,别闹,先等会儿……”
   夏耀从旁边的柜子上抽出一张湿巾,慢悠悠地给袁纵擦脸。从平整的额头到硬朗的眉骨再到尖削的下巴,整张刀削分明的脸被夏耀的手细致地描画了一遍。
   袁纵看着夏耀认真的表情,想起他被人绑在床上时的歇斯底里,心里一阵抽痛。他将夏耀晃悠的手腕按住,埋头狠狠亲了下去。
   第二天,夏耀下班之后照常去了袁纵的公司。
   学员们刚下课,三三两两地从训练馆走出来。大家好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继续和夏耀打招呼。夏耀也拿出爷们儿应有的风度,该回话回话,该闹就闹,完全没放在心上。
   王霜比夏耀早来没一会儿,这会儿正在袁纵的办公室替袁茹求情。
   夏耀走到办公室门口,隔着玻璃看到王霜,心里不由的想:她怎么又来了?
   “那个大妞长得怎么样?”突然有个学员冒出一句。
   夏耀愣了片刻,说:“挺好,盘靓条顺的。”
   那个学员嘿嘿一笑,“那是给咱袁总介绍的女朋友。”
   夏耀的面部肌肉瞬间僵死。
   “女朋友?谁告诉你的?”
   学员一愣,“敢情你还不知道呐?这是咱袁总他妹子,也就是你的……嘿嘿,我就不明说了,给他介绍的女朋友。今天已经来了两趟了,我看俩人聊得还挺好。”
   夏耀心中一阵冷笑,挺好,竟然真给找来一个。
   妈的!!都不用我费事了!!
 
   79你就可劲的酸吧! vip (3250字)
 
   “其实袁茹也是好心,她之所以叫那么多人去,走出于一种保护夏耀的意识。不是存心给你惹事,你别生她的气了。”
   王霜温柔地劝着袁纵。
   袁纵面无表情地说:“这事影响太不好,她必须要承担责任。”
   “可是我觉得你对她的惩罚有点儿重了。王霜挺心疼的口吻,“你也知道她的脾气,完全是坐不住的一个人,你打她骂她都比关着她要强。”
   袁纵
 
_分节阅读_36
 
语气不换,“让她收敛收敛也好。”
   “可是。”
   “行了,这事就这么定了。”袁纵直接打断王霜的话,“如果没有其他事的话,你请便吧。”
   王霜倒也没多沮丧,袁纵同不同意放人对她而言都一样。同意证明她有魅力,不同意也没什么,恰好可以借这个机会多交

    相关内容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