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夏耀那张脸瞬间阴黑透顶

时间:2018-12-13 10:41 文章来源:互联网

宣大禹窝在一家饭馆吃火锅
 
_分节阅读_31
 
,镀金大铜锅里的水咕嘟嘟冒着热气,熏得夏耀脸都红了。一上午都在外面排查险情,终于吃上了一口热乎饭。
   宣大禹用筷子夹着两片鲜切羊肉,在热汤里涮涮,送到夏耀的作料碗里。
   “你吃你的,我自个儿涮。”夏耀说。
   宣大禹无奈的口吻说:“我是看你拿筷子的手总哆嗦。”
   夏耀嘿嘿一笑,“够意思。”
   “我给你的平板玩着还挺爽吧?”宣大禹随口问。
   夏耀顿了片刻,大喇喇的口吻说:“好个屁!上次游戏玩到一半就卡死了。
   “不能吧?”
   怎么不能?夏耀心里冷哼一声,害得某人忙活了一宿。
   想到这,夏耀伸进铜锅里的筷子突然顿了顿,游离的目光扫向宣大禹。
   “你说……要是一个人对你太好怎么办?”
   宣大禹神色一滞,反问:“那还不好?”
   “不是,就是忒好了,好到你都有点儿看不下去那种。而且他的好可能会给你带来一定的心理压力,本来你想克制着自个儿,但因为他的种种作为,让你没法自控。”
   宣大禹质疑的目光投向夏耀,“有女的追你了?”
   “没。”夏耀立刻否定,“就是普通朋友关系。”
   对于这种事,宣大禹也拿不出主意来,他自个儿还糊里糊涂的呢。
   些你怎么不去问彭子?他不是情场高手么?连搞基钓妹子的招儿都想得出来,你这点儿小事在他那算什么?”
   夏耀捞起两个虾丸放到碗里,轻描淡写的语气说:“懒得找他。”
   “怎么了?”
   “他太精。”夏耀说。
   自打上次在俱乐部见了一面,两个人就没再聚过,有时候彭泽约夏耀出来,夏耀都找各种借口避而不见,连电话都很少打。
   宣大禹边吃边想,夏耀每天生活三点一线,除了单位就是家,偶尔去那个保镖公司,也没听说哪个女人对他有意思。这个冬和他是普通朋友关系,对他特别好二而他又不想把这事告诉彭泽,怎么越琢磨越觉得夏耀说的是自个儿呢?
   这么一想,宣大禹开口便问:“你待见他么?”
   “也不能说不待见,反正没有他待见我那么待见他。”
   宣大禹一听夏耀遮遮掩掩的口气,越发觉得他暗示的是自个儿。
   “那你想怎么着?甩了他?绝交?”宣大禹问。
   “不不不。”夏耀很果断地否认,“不至于闹那么僵!就是想让我自个收敛一点儿,别总惦记着这码事。”
   “我知道了。”宣大禹信誓旦旦的。
   夏耀停下筷子看着他,“怎么办?”
   “你也对他好。”
   夏耀懵住了。
   宣大禹继续说:“你只有对他好,还了这份感情债,你俩才能处于同等的地位。你俩有了同等的地位,你就没有心理负担了。没有心理负担,你就可以收放自如,随心所欲地处理这份关系了。”
   像宣大禹这种情商白痴说出来的话,也就只有夏耀这种情商弱智的人才会认真考虑。
   “真的啊?”
   宣大禹点点头。
   夏耀没再说什么,挑起几根粉丝继续吃。
   “对了,我让你帮我盯着王治水,有空就去那边看看,你去过没啊?”宣大禹又问。
   夏耀头也不抬地说:“这几天太忙,没工夫。”
   些嗯,帮我盯紧着点儿,别让他整幺蛾子,到时候再花钱托关系提前出来,我特么去哪逮他?”
   夏耀忍不住想乐,“你放心,他好不容易才进去,白吃白喝的,不住够了哪舍得走?”
   宣太禹想想也是,在那里面待着总比出来让自个儿折腾好。这么一想,宣大禹又觉得让王治水住拘留所便宜他了。
   “我和你说,我现在恨不得花钱雇两个基佬,犯事混进拘留所,在那就给他办了!”宣大禹摩拳擦掌,似乎已经等待不及。
   夏耀噗嗤一乐,“你干嘛不直接花钱把他赎出来?在外头干的不是更痛快?”
   好招儿!”宣大禹哈哈笑。
   夏耀拿他没撤了。
   刚说完没两分钟,夏耀的手机就响了。
   拿起来一看,正好是拘留所的狱警打过来的,夏耀提前和他打过招呼,王治水那边一有情况就立刻通知他。
   “夏少你过来一趟,出了点儿事。”
   夏耀神色一顿,“什么事?”
   听那边的狱警说完,夏耀眯缝的眼角瞬间撑开。
   “真的假的?”
   “……”
   宣大禹撂下筷子注视着夏耀。
   “怎么了?”
   夏耀哭笑不得地说:“有人免费把这个活儿给你干了。”
   宣大禹开始没反应过来,等反应过来后拍桌子狂乐,差点儿把铜锅掀翻了。
   “该!真特么活该!”
   夏耀匆忙收拾东西,说:“我得过去一趟。”
   “你去那干嘛?”宣大禹问。
   夏耀说:“我得去看看他啊!别出什么事。”
   “他出了事不是更好么?”
   夏耀用手敲敲桌子,“你傻吧?万一他想不开自杀了,到时候你报复谁去?”
   宣大禹没说话。
   夏耀又说:“万一受刺激得了精神病,到时候你雇几个基佬干他,越干他越高兴,你冤不冤啊?”
   宣大禹态度瞬变,急忙用手推着夏耀。
   “那你快点儿去,好好安慰他,然后给狱警送点儿钱,让他们好吃好喝招待着,养得白白胖胖的。只有让他在那幸福过头了,才能更深地感受到从天堂掉到地狱的折磨!”
   夏耀到拘留所的时候,事件的相关人已经被叫走问训了。夏耀从预警那了解到,其实就是一场小闹剧,只是王治水嚷嚷得血活而已。那个男人也没怎么他,就晚上睡觉的时候摸了他两把,吓唬他要怎么着,还把手指头伸到他屁股缝里。
   然后王治水就叫唤起来了,也不怕同监号的人笑话,叫得真跟被那什么了似的。
   狱警把王治水叫到值班室,夏耀看到他第一眼,感觉他明显瘦了。
   王治水一看到夏耀,就像看到多日未见的亲人一眼,眼泪吧嗒的。
   “夏警官,你不是说拘留所没人插p眼儿么?”
   旁边的狱警立刻朝夏耀投去震惊的眼神,你……”竟然还和他讨论过这种问题?意识到夏耀的尴尬,赶忙把目光收回来,轻咳一声说:“你们先谈着,我去各个监号转转。”
   狱警走后,夏耀斜了王治水一眼。
   “我说,你说话能不能过过脑子?”
   王治水月沉沉的语气说:“我现在已经没有脑子了。”
   夏耀又扫了王治水一眼,发现他面色晦暗,像是真的受刺激了。即便是个无赖混混,也是有尊严的,哪有一个男人受得了这份屈辱?这要万一想不开,在拘留所闹出点儿事,再从拘留转成逮捕,宣大禹得盼到什么时候啊?
   想到这,夏耀决定安慰安慰王治水。
   “在这过得怎么样啊?”主动询问。
   王治水说:“就那样呗。”
   “吃的怎么样?”
   “凑合。”
   夏耀又问:“一直吃发的饭菜,从没点过额外的?”
   “发的饭菜就挺好,有饭有菜有汤的,反正我不会花那几十块钱买那种破盒饭。”
   夏耀早就知道”拘留所的饭菜通常就是一个馒头六碗菜汤r是个人就吃不饱。到这来的通常都被关个三五天,长的十几天,限制自由的惩罚力度不够,只能在生活条件上折磨他们。嗯要在这过得好受点儿,兜里必须揣着钱,加菜买零食打点狱警,没钱简直度日如年。
   可王治水就这么硬生生地忍了七八天。
   夏耀从兜里抽出几张红票递给王治水,“拿这个填补填补。”
   王治水目露惊色,“你为什么给我钱?”
   “让你拿着你就拿着。”
   王治水晦暗的脸上终于浮现一丝血色,美不滋的把钱接过来,小心翼翼地掖进兜里,黑亮亮的眼珠一直盯着夏耀看。
   看到王治水感激的目光,夏耀想到自己不是真心实意对他好,而是另有所图,心里还有点儿过意不去。
   结果,王治水嘴角冽了半天,终于慢悠悠地说出一句话。
   “夏警官,我看你那钱包里还剩了好多呢。”
   73我给你跪了。 vip (3139字)
 
   夏耀一脸黑线,“你别蹬鼻子上脸啊!给你点儿就不错了。”
   王治水依旧没脸没皮地磨人,“再给我两张呗,我都饿了好几天了。”
   “我把钱都给你,我花什么?”夏耀没好气。
   “你不是官二代么?”
   夏耀冷目回视,“谁告诉你我是官二代?”
   “就刚才那个狱警说的。”
   夏耀指着王治水的脑门儿说:“我告诉你啊,我就隔应这仨字,以后少给我胡嘞嘞。我的钱不是大风刮来的,我暴雨天儿出去查井盖,大雪天儿出去,顶,货车,一个月下来就几千块钱,我容易么我?”
   王治水听完露出惭愧之色,然后接着用更惭愧的语气说:“那也再给几张吧!你想想,我出去也得吃饭啊!万一我到时候走投无路再去偷去抢,接着被关进来,那你们抓捕我不就没意义了么?”
   “放心,出去有人管你饭。”夏耀冷飕飕的口吻。
   王治水一愣,“谁?”
   夏耀低头一看王治水那隐隐兴奋的表情,再一想他其后的悲惨结果,心里不落忍,一咬牙又抽了几张给王治水递了过去。
   王治水谢了没一会儿,眼珠子又偷瞄起来。
   “夏警官,你那钱包里也没剩几张了吧?还不一块……”
   “你是不是找抽啊?”夏耀火了。
   王治水连连摆手,“不是,你误会我的意思了,我没想再要你钱,我是瞧你那个钱包挺好的。要不这些钱你都拿回去,你把那个钱包送我吧,我还能留个念想。”
   夏耀阴测测地笑,“挺识货啊。”
   这钱包是窦烨在夏耀生日的时候送他的,夏耀这钱包里装过的钱加起来也没这个钱包贵。
   王治水反应挺快,夏耀的巴掌落下来的时候,他就抱着脑袋蹲下了。
   夏耀懒得和这种人置气,直接说:“你老实在这待着吧,我走了。”
   “等会儿。”王治水叫住夏耀。
   夏耀不耐烦,“你还想干什么?我告诉你啊,钱就给这么多,你愿意要就
   “不是。”王治水打断夏耀,“我跟你闹着玩呢。”
   夏耀神色一顿,不明白王治水的意思。
   王治水又把揣在兜里的钱掏出来,塞回了夏耀的手里。
   “夏警官,我不能要你的钱,我在这挺好的,再熬个七八天就出去了。”
   王治水这么一说,夏耀反倒不自在了。
   “不是……我没别的意思,你可以等出去把钱还我。”
   王治水特别实诚的口吻说:“我出去之后就不会还了,夏警官,我知道我自个儿啥德行,你就别让我坑你了。”
   夏耀突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王治水硬是把钱塞回了夏耀的衣兜里。
   两个人默默对视片刻,王治水突然把头扭向窗外,莫名沉重的口吻。
   “我真希望我出去的那天也可以下一场雪。”
   夏耀问:“为什么?”
   “不为什么,就是喜欢下雪天儿,一切丑陋的东西都被掩埋了。”
   这一刻,夏耀突然觉得王治水是有故事的。
   狱警把夏耀送到门口,夏耀拍拍他的肩膀说:“麻烦你了。”
   “瞧你这话说的,只要是你开口,我一定罩着。”
   回去的路上,夏耀的脑子里反反复复回荡着宣大禹的话。
   “你也对他好,你也对他好,你也对他好……。”
   夏耀把车停在一家商场前,琢磨着给袁纵买个礼物。手朝衣兜伸去,想先
 
_分节阅读_32
 
看看还刺多少钱,然后再决定买什么。
   结果,摸了半天,发现平时装钱包的衣兜是窒的。又摸了摸其他的衣兜,只有王治水把钱塞回来的那个衣兜是鼓的,其奈都是空的。
   夏耀心里有种不祥的预感,他将手缓缓地伸进装钱的衣兜。
   然后,摸出一张对折的旧报纸。
   夏耀想起王治水把钱塞回来的时候,把头扭向窗外发的那一段感慨,瞬间什么都想明白了。拳头狠狠砸向方向盘,有故事?有特么什么故事?也就蒙你这种傻引!
   看了下表,还有点儿时间,夏耀又飚高速开了回去。
   那个狱警州把门关上没一会儿,一阵急匆匆的敲门声传来。
   “谁啊?”
   “我。”
   狱警去给夏耀开门,夏耀进来第一件事就是骂王治水,言辞犀利,情绪激愤,最后来一句总结,“我特么弄死他的心都有了。”
   狱警听得稀里糊涂的…………刚才你不是还说让我罩着他么?”
   “刚才?刚才我脑子里有泡,现在让我给挤了!”
   “到底怎么回事?”
   “他丫把我钱偷走了!就在这个屋!”夏耀说。
   狱警嘴角抽搐了几下,“他不是你朋友么?怎么还偷你钱?……夏耀说不清楚,焦躁的在房间里转了两圈,最后说:“你这有监控是吧?帮我回放一段,就我在这值班室和他私聊的那段。”
   没一会儿,狱警按照夏耀的要求,把监控录像调出来给他回放。
   夏耀和狱警两个人一起盯着屏幕看,过了一会儿,狱警看到夏耀掏出钱塞给王治水。
   “嘿,不是你主动给他的么?”
   夏耀沉着脸说:“你再往后看。”
   录像往后进行着,终于到了两个人扭头一起看向窗外的时候。夏耀全神贯注地盯着看,突然,王治水的手晃了一下,夏耀还没反应过来,他的手又回复原位了。
   “应该就是这了。”夏耀嘟哝道,“你慢放。”
   视频慢放了好几倍,夏耀终于看清了整套动作。
   那叫一个利索啊!和袁纵的手法有的一拼了!
   夏耀都有点儿怀疑,王治水是不是和袁纵一起出师的?他那天晚上是不是和袁纵商量好的?他是不是袁纵故意安插在宣大禹身边折腾他的?,
   “我草!”狱警说,“这种人你就甭跟他客气,证据确凿,你这钱包里一共有多少钱?”
   夏耀讷讷地说:“钱包加上钱有个几万块吧。”
   “竟然敢在拘留所的值班室偷警察的钱,妈的不想活了!回头我把这段录像给你转出来,够丫判个十年八年的了。”
   宣大禹的话又开始在夏耀的耳旁盘旋,“他要是真被判几年,我啥时候等到他出狱?他要是真被判几年,我啥时候等到他出狱?……”
   夏耀攥住狱警的胳膊,淡淡说道:“这事你甭管,你能帮我传他出来么?我想和他谈谈,几分钟的事。”
   狱警点点头。
   没一会儿,王治水又被狱警传到值班室。
   夏耀一拳将王治水挥到墙角,手扼住他的脖子,怒汹汹地质问:“我钱包呢?”
   “你钱包?”王治水故意装傻,“你钱包找不着了?会不会是丢路上了?刚才咱俩聊天的时候,我就看到你的钱包翘出一个小角。完了,肯定是甩出去了,夏警官,你赶紧去找吧!”说完朝夏耀胸口使劲推了两把。
   夏耀咬牙怒目瞪着他,说:“我不要钱包和钱了,你把卡给我。”
   “我连你钱包都没拿,哪有你的卡啊?”王治水继续装。
   这一刻,夏耀终于能理解宣大禹了。
   这货太牛逼了,不是一般的牛逼,用这种明眼人都能看出的拙计,把宣大禹耍了两次,顺带着把他这个刑警都耍了一次。无凭无据的时候告不了他,现在有凭有据了还是没法告他!不能打不能骂不能刺激,还得好吃好喝招待着”
   夏耀点点头,发自肺腑地说了一句。
   “我给你跪了。”
   说完,猛的甩开王治水,大步朝门外走去。
   看到狱警在外面抽烟,夏耀特别艰难地露出一个笑容。
   “他跟我闹着玩呢,钱包还我了。”
   狱警一脸黑线。
   夏耀又拍拍他的肩膀,从牙缝里挤出一句嘱托。
   “帮我好好罩着他。”
   从拘留所大门出来,夏耀那张脸瞬间阴黑透顶。上车之后,手狠狠插向衣兜,将王治水偷摸塞进来的银行卡、会员卡、身份证掏出,猛的一甩,洒得满车厢都是。
   74顺顺毛,不碍事。 vip (3350字)
 
   “哥,我做了一个艰难的决定。”袁茹说。
   袁纵背对着袁茹默然而立,目光直视着窗外。夏耀的车从大门口驶进来,车速较快,到了停车场猛的一脚刹车,车身剧烈摇晃。夏耀从车内走出,敛着一身的狂躁气焰,将车门咣当一声撞上。
   袁茹接着说:“我决定,再给自己一个机会。”
   袁纵看到夏耀迈着急匆匆的大步朝训练馆走来,鞋底擦出一溜火星子。
   “当然,为了答谢哥一直以来坚持不懈的关心和维护,我也决定给哥一个惊喜。”
   袁纵的视线顺着办公室玻璃朝外扫去,夏耀将包恨恨的甩在地上,连衣服都不换,就朝一个沙袋走去。两只手扶稳之后,便开始对着沙袋拳打脚踢,看起来颇有泄愤的嫌疑。
   “哥,你猜他俩牵在一起的手,说:“你们……”
   还没说完袁纵和夏耀就大步流星地走人了。
   袁茹盯着俩人亲密的背影,禁不住露出满足的笑容,啧啧……”看着还真梃像一家人的,看来我这个决定是正确的。
   一场大雪过后,靶场更显得寂静空旷,洁白平整的雪地让人不忍心第一脚踩乒去。几个孤零零的靶子竖在雪地当中,袁纵走过去掸掸上面的雪,将靶纸重新在上面贴好。
   几十米外,夏耀肩扛一杆步枪,一只眼对着瞄准镜,反复调整位置。
   选中第六个靶子,夏耀将他视为王治水的化身,砰砰道……连发十枪。子弹出膛的震撼感让他的手指微微发麻,心中的铁疙瘩在乎弹的冲击下破裂开来。

    相关内容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