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白色的泡沫跟着巨物一

时间:2018-12-13 10:48 文章来源:互联网

刻,说:“挺好,盘靓条顺的。”
   那个学员嘿嘿一笑,“那是给咱袁总介绍的女朋友。”
   夏耀的面部肌肉瞬间僵死。
   “女朋友?谁告诉你的?”
   学员一愣,“敢情你还不知道呐?这是咱袁总他妹子,也就是你的……嘿嘿,我就不明说了,给他介绍的女朋友。今天已经来了两趟了,我看俩人聊得还挺好。”
   夏耀心中一阵冷笑,挺好,竟然真给找来一个。
   妈的!!都不用我费事了!!
 
   79你就可劲的酸吧! vip (3250字)
 
   “其实袁茹也是好心,她之所以叫那么多人去,走出于一种保护夏耀的意识。不是存心给你惹事,你别生她的气了。”
   王霜温柔地劝着袁纵。
   袁纵面无表情地说:“这事影响太不好,她必须要承担责任。”
   “可是我觉得你对她的惩罚有点儿重了。王霜挺心疼的口吻,“你也知道她的脾气,完全是坐不住的一个人,你打她骂她都比关着她要强。”
   袁纵
 
_分节阅读_36
 
语气不换,“让她收敛收敛也好。”
   “可是。”
   “行了,这事就这么定了。”袁纵直接打断王霜的话,“如果没有其他事的话,你请便吧。”
   王霜倒也没多沮丧,袁纵同不同意放人对她而言都一样。同意证明她有魅力,不同意也没什么,恰好可以借这个机会多交流交流。
   夏耀在外面看似轻松地转悠着,办公室的门突然一响,王霜先走了出来。
   她站在门口,面带笑容地和袁纵告别。
   “那我就先回去了。”
   其实就是场面话,可听在夏耀耳朵里就不是那么回事了。
   王霜的目光刚从袁纵脸上移开,就看到了不远处的夏耀。
   礼貌性地朝他一笑。
   复耀心里爆粗口:笑你MLGB啊!浪货一个……但是面上却也朝她扬了扬嘴角。
   袁纵很快走了过来,问夏耀:“什么时候来的?怎么没进去?”
   复耀心里没好气,装JB什么孙子!你丫不会隔着玻璃往外看啊?你是盯着她看得太入神了还是假装没看见我?
   但是男人都好面子,夏耀不愿意表现心中的酸意,毕竟他从没在嘴上承认过喜欢袁纵。
   于是,夏耀脸色阴了几秒后,迅速一个急转弯,露出调侃玩味的笑容。甚至用手臂勾住袁纵的脖子,凑到他耳边,哥们儿的语气调侃道:“我哪敢进去耽误你的好事啊?”
   袁纵淡然的口吻说:“那就是袁茹的一个朋友。”
   “别介!是个爷们儿就痛快承认,怕什么?再说了,这是好重啊!我不是一直说要给你介绍个女朋友么?这回可好了,有人替我把这份心操了。虽然你妹净干一些不招人待见的事,但是这事办得挺合我心意!对吧?”
   一边笑着一边朝袁纵心口窝狠狠凿了一拳。
   袁纵也不和他计较,直接问:“晚上想吃什么?”
   夏耀大手一挥,“今儿我心情特好,啥都想吃,多弄几个菜!”
   袁纵做饭的时候,夏耀就摆弄着他的手机,突然就来了一条短信。夏耀一看是陌生号码,就直接打开看了,短信内容是:“我是王霜,这是我的手机号,请笑纳哦!”
   夏耀并不知道王霜就是袁茹的闺蜜,正纳闷着,又扫到袁茹昨晚发过来的那条短信。
   “哥,给你介绍个女朋友,她叫王霜,是个模特,明天我带她去见你。”
   夏耀深吸一口气,趁着袁纵不在,用拳头狠狠砸了枕头十几下。妈的!还假装不知道?还说就是袁茹的一个朋友?明明提前打过招呼了!
   虚伪的老光棍!
   心里正骂着,王霜的电话突然就打过来了。
   复耀记性特别好,尤其记自个儿不待见的东西,一看这个号码是刚才发短信那个人的,直接拎着手机去了厨房。
   “嘿,你的电话。”
   袁纵拿起来接了。
   “那个,我是王霜,我想和你聊聊关于公司宣传的事……。”
   因为翻炒的声音太大,又谈的是公事,袁纵便把煲汤的砂锅盖上,把火谈小,走到外面去接。
   夏耀腹诽:有什么见不得人的话?还特么得躲着我……。
   一转身看到煲汤的砂锅,掀开盖子,一股香味扑鼻而来。夏耀下了好大的决心,才狠心往里面填了一勺盐。
   袁纵回来把砂锅的盖打开,真正的大厨根本不用尝,只要闻一下就知道东西的咸淡。
   目光朝外面扫了一眼,嘴角浮起一丝笑容,这个熊孩子。
   于是,袁纵只好把汤倒掉,又重新配料,煲了一锅鲜美的汤。
   吃饭的时候,夏耀尝都没尝那个汤一口,就皱着眉抱怨。
   “你煲的这个汤怎么这么咸啊?”
   袁纵什么也没说,直接盛了一碗全喝了。
   夏耀冷嘲热讽,“也特么不怕hou死你!”
   袁纵绷不住甩出一丝笑。
   “你特么还笑!”夏耀憋了一肚子的火终于喷了出来,“做饭的时候不好好做饭,瞎打电话玩!做的这叫什么玩意儿啊?有法喝么?”
   说完舀了一勺往嘴里送,本想被咸到之后说出更损的话,结果一尝竟然不咸,再尝一口还是不咸。撩起眼皮扫到袁纵盯着他,脸上有点儿挂不住,瞬间将勺子扔回砂锅里。
   “一股糊锅味儿!”
   晚上洗完澡钻进被窝,夏耀的心情刚顺畅一点儿,袁纵的手机又响了。
   捞起一看,又是王霜打来的,心里这叫一个隔应,有完没完啊?
   但是递给袁纵的时候还是挺痛快的,“嘿,你傍家儿的电话。”
   袁纵一边接一边顺手收拾房间。,平时夏耀只要一钻进被窝,谁也甭想把他拽出来,今儿也不知道怎么了,突然就从被窝钻出来了。绷着脸噘着嘴,在房间里来来回回晃悠,一会儿摆弄摆弄这个,一会儿扒拉扒拉那个。没一会儿又回到床上,不停地翻身折腾,一个劲地寻找存在感。 事实证明,噘嘴不是女人的专利,一米八几的健朗帅小伙噘起嘴来,也能萌翻众生。
   袁纵早就想挂电话了,结果看到夏耀流露出的这种表情,心里完全招架不住。原本他三十岁的爷们儿真不屑于用这招欺负人,可就是不舍得挂电话,还想再多看一会儿,怎么看都看不够,铁骨铮铮的硬汉心窝硬是软成一滩泥。
   终于挂了电话,袁纵把手机甩在办公桌上,直接钻进被窝收拾这个让他稀罕到骨子里的熊孩子。
   “嘿,我说,你悠着点儿啊!”夏耀换了一副表情,“人家大姑娘惦记着你,你跟我一个爷们儿腻腻歪歪什么?”
   袁纵的硬物使劲在夏耀屁股上撞了一下,嘲弄的口吻说:“你都钻进我被窝了,我不伺候伺候你合适么?”
   夏耀被撞得屁股发麻,呲牙朝袁纵嚷嚷,“谁特么用你伺候?滚到大美妞那去!”
   说是这么说,手臂却在袁纵后脖梗上卡得特别死。
   两个人激情缠绵了一阵,突然手机又响了。
   夏耀心底恶吼一声:你特么这个骚娘们儿还有完没完了?
   袁纵直接把手机关机了。
   夏耀明明心里特美,还不忘装一把。
   “关机干嘛?万一是你傍家儿打来的,想和你说晚安、么么呢?”
   袁纵漆黑的眸子注视着夏耀,问:“你说什么?”
   “晚安、么么。”
   “后面那俩字。”
   “么么。”
   袁纵狞笑一声,直接亲了上去。
   夏耀刚反应过来,草,这点儿便宜你都占?有点儿出息不?
   亲了好一阵,袁纵才停下来,大手覆在夏耀脑门上,说:“其实她就是想让我把袁茹放了,磨叽半天都是这个事。””
   夏耀暗暗地琢磨,袁纵要是不放了袁茹,这个王霜恐怕会一直趁机和袁纵套近乎。如果让袁纵放了袁茹,不仅可以扼杀她的这一借口,还能显示自己有气度有胸襟。
   于是,夏耀说:“你把她放了吧。”
   袁纵特别坚决的口吻,“她干出那种事,我就这么轻易把她放了?”
   夏耀怀揣着私心,却打着大公无私的旗号说:“要是别人求你也就算了,人家姑娘好心好意。别因为我的事,再把你俩的事搞黄了。为了哥们儿的终身幸福,我打算牺牲一次,明儿就把她放了吧。”
   袁纵沉默。
   夏耀亮出杀手锏,“你不把她放了,我以后就不搭理你了。”
   “明儿再说。”
   第二天上千,夏耀就接到袁茹的电话,知道她已经被袁纵放了。结果晚上下班过去的时候,王霜又来了,而且不是和袁茹一起来的,依旧和袁纵在办公室私聊。
   这丫头找干吧?
   这次,夏耀没有在外面候着,而是直接推门进去了。
   袁纵和王霜同时把头转过去,王霜朝夏耀一笑。
   夏耀大手一挥,声音爽朗。
   “你们聊你们的,我就在这上会儿网。”
 
   80修身养性。 vip (3179字)
 
   王霜接着和袁纵说了起来。
   ”这是一档商业访谈类节目,虽然不是明星节目,但是受众关注度很高。尤其在业界的口碑很好,很多知名的企业家都上过这个节可,算是一个商业地位的权威见证。这是他们栏目的一些介绍,你可以看一下。”
   王霜递给袁纵一份资料。
   夏耀突然在旁边开口,“也给我看看吧。”
   有人棒场王霜当然高兴,材料准备很充分,笑着递给夏耀一份。
   夏耀拿起来一看,心中嗤之以鼻,不就是个门户网站尚不成熟的财经频道么只搞得这么煞有其事。本公司连知名电台的访谈类节目都上过,还用得着去你介绍的破地儿搞宣传?套近乎也不选个拿得出手的!
   袁纵倒挺棒场,“这档节目我看过,朋友介绍的,还不错。”
   听到这话,王霜笑得都快成六朵花了,这朵芬香四溢的花伺机往袁纵身边凑,靓丽的卷发有意无意地蹭着袁纵的下巴。
   “你看这里都是一些访谈记录,这个人,知名的地产商,还有这里……”
   夏耀那张脸像是罩了一张灰色的网,心里幽幽地来了句:狙击手的眼神,还特么用得着你给指?
   王花花还往袁纵身边凑,越凑越近。
   边上一只蜇人的蜜蜂嗡嗡起来了,“我说,这个节目关注率太低了。而且我看了一下,这档栏目不是主打宣传吧?它主要是企业家对于现在一些经济狸象的透视,对于企业的宣传力度太小了。”
   王霜倒挺乐观,“网站的关注率是慢慢增加的,需要有名人影响力的带动,实现一种共赢。至于你提到的他们访谈内容都是一些题外话,我觉得这也是对企业文化的宣传。再说了,有宣传总比没宣传好吧?”
   夏耀说,“那会浪费不必要的时间。”
   “可……。”
   王霜还没说话,袁纵在六旁开口,“我要先看一下近期的安排,如果没有其他的宣传活动,我可以考虑一下。”
   夏耀的手晃着鼠标在屏幕上一通乱点,心里暗暗道:该走了吧?
   哪想王霜刚才那番话就是铺垫,这会儿才刚要进入主题。一“刚才袁茹给我打电话,还一个劲的要感谢我,说什么要不是我死皮赖脸来磨你,她现在还在家里数大米长……。”
   夏耀扭头问袁纵:“咱们公司要招一批新学员了吧?”
   王霜的话被迫中断,虽然有些尴尬,但还是微笑着听袁纵和夏耀说正事。
   等袁纵和夏耀那边结束,王霜又继续说:“我告诉她,这哪是我的功劳啊?明明是你哥疼你,不舍得跑……。”
   “听说黑豹特卫有一款特制的靴子,外面包着铁皮,格斗的时候可以一下踢倒10多人。”夏耀再次把话题引开。
   “我听说了,还有空手夺刀手套,我正打算购进一批……。”
   夏耀表面和袁纵聊得火热,其实暗地里一直往王霜那边瞟。
   我说大姐,您能有点眼力荐儿么?
   今儿夏耀还真碰上一个没眼力荐儿的,他这边刚闭上嘴,王霜那边就来抢话了。
   “你肯定想不到今天袁茹去了哪!她竟然去逛菜市场了,说要亲手做顿饭慰劳你!”说着去拽袁纵的胳膊,“我听说你做饭特好吃,你……”
   夏耀不着痕迹地将袁纵的胳膊揽了过来,然后往王霜伸过来的手里塞入她拿来的宣传资料,笑着说出结束语。
   “谢谢。”
   王霜神色一滞。
   夏耀直接站起身,朝王霜伸出手,再次替袁纵表达感激之情。
   “谢谢。”
   王霜不得不站起身和夏耀握了握手,然后再想坐下就拉不下那个脸了。尴尬地站了一会儿,只能不情愿地朝袁纵说:“那我就先走了,我说的那个节目你考虑一下。”
   袁纵礼貌性的起身送了王霜几步。
   到了门口,王霜还回头夸赞了袁纵一句,“你这款夹克真有型,特别显气质。”
   那特么是老子买的!夏耀心里怒吼一声。
   结果,晚上袁纵洗澡的时候,夏耀就
 
_分节阅读_37
 
把他脱在外面的夹克卷吧卷吧藏进自个儿的包里。妈的,甭穿老子给你买的衣服招人去!
   王霜把给袁纵公司宣传的事和那个媒体朋友一说,那个朋友就急了。
   “你以为节目想让谁上就让谁上啊?你以为想怎么安排怎么安排啊?你就算走出于好心,也要事先和我打声招呼不?”
   王霜弱弱的说:“我这不是一时嘴快就给应了么?”
   “没有那个金刚钻,就别揽那个瓷器活儿。”
   王霜可怜兮兮地哀求,“我这话都说出去了,你就考虑一下吧。那个企业本身就很有名气,也算是给你们扩大影响了。”
   “越有名气越难办知道么?策划是干什么吃的?你以为随便问两句就成了?这其中涉及多少敏感问题和复杂的程序你了解么?我们这的记者每天轮流去蹲点儿,好不容易蹲来一个,您一句话就要往后推?”
   “我这不是怕再耗着那边又黄了么……最快能安排到什么时候?”
   语气生硬地说:“年后。”
   “年后?”王霜垮着脸,“太晚了吧?”
   “现在已经是12月底了,年前的早就排满了,我和你说年后已经是客气的了。”
   王霜手抓着朋友的胳膊哼哼两声。
   “撒娇也没用,你不能因为谈恋爱耽误我正事啊!再说了,那男人有那么好?至于让你这么倒贴么?”
   朋友的话已经说得这么难听了,王霜还是一门心思要坚持。
   “要不先派两个人去那边谈谈,也算是给人家吃颗定心丸成不成?不然我真的好没面子,求求你了,随便找两个人就成……”
   朋友架不住王霜的软磨硬泡,只能长出一口气。
   “下个礼拜,我找两个记者过去看看。”
   下千,夏耀仰靠在办公椅上,两条腿交叉并拢,搭在办公桌上,眼睛直直地看着斜上方的墙壁,呆愣了十多分钟。
   小辉看到夏耀一脸闲适的表情,笑着问:“嘛呢你这是?”
   夏耀幽幽地从嘴里吐出四个字。
   “修身养性。”
   小辉噗嗤一乐,“就您这么超脱,还用修身养性?”
   “我很超脱么?”夏耀斜睨着小辉,“你看我现在的表情,淡然么?”
   小辉想也不想地说:“淡然啊!你不是一直这么淡然么?”
   对,我很淡定,我一直这么淡定……夏耀自我暗示着。
   脚从办公桌上收下来,眼睛转移到电脑页面上,鼠标随便点了几下,不知不觉又愣住了‘一晃又是十分钟过去,感觉到有人晃他的手臂,夏耀才回过神她……
   “一个是否退出浏览器,有那么难思考么?”
   小辉说着,伸手帮夏耀点了,‘确定”。
   夏耀突然站起身,拎起桌上的包,大步朝外走。
   “嘿,你干嘛去?”小辉急忙问。
   夏耀说:“有紧急任务打我电话。”
   刚才还自诩淡定的夏耀,头也不回地暴走了。
   半个钟头后,夏耀的车就开到电台的总部大楼。
   因为事先打了电话,有个人专门下来把夏耀接了上去。
   电梯门一打开,一个三十岁出头的男人给了夏耀一个熊抱,拍拍他的后背说,“夏少,好久不见了,今儿怎么有空到这串门了?”
   说着扭头朝一个打杂的说:“麻利儿给倒杯水。”
   “不用倒了。”夏耀说,“我说几句话就走。”
   男人热络地拽着夏耀的手问:“啥事?”
   “想给一个朋友的公司做宣传。”
   “什么公司?”
   “保镖公司。”
   男人眼中的为难一晃而过,“保镖公司好啊!我们还没做过安全教育类的专题节目呢,可以试着策划一个。时间方面,你有什么建议么?”
   “寒假吧,寒假收视率高,宣传放果好。”夏耀说。
   男人思忖片刻,打了个响指。
   “没问题,时间够用,明天我就带人过去看看。”
   夏耀客气地说:“麻烦你了。”
   “瞧你这话说的,咱俩谁跟谁啊?”
   “那就这么说定了
   夏耀情绪稍稍稳定了一些,但热情丝毫不减。手伸入袁纵的衣内,在他的胸肌上掐拧揉攥着,性感的腰身急切地挺动。火光缭绕的瞳孔肆无忌惮地烧灼着袁纵敏感的神经,那里面有威慑,有警告,有撩拨,有压抑过久后的激情释放。
   “你是我的。”夏耀说。
   袁纵最后一层伪装的薄膜被赤裸裸地揭开,温柔又带着极强震撼力的声音响彻在夏耀的耳边,”我是你的,谁也抢不走。”
   说完一只手抱起夏耀,粗暴的大步肆虐着单薄的地板,在浴室的门?猛然顿住。而后便是一声沉闷的震响,被随之响起的永声拖出长长的一阵回音。
   喷头下面水雾缭绕,两个充满男性魅力的躯体扭缠在一起。温热的水流在头顶炸开,顺着英俊的面孔轮廓缓缓流淌,勾勒出狂野奔放的男性美。
   夏耀的手插入袁纵的硬茬儿黑发中,热切地索吻求欢。
   他的舌头煽情地沿着袁纵的下巴一路舔抵到脖颈,牙齿在滚动的喉结上细细密密地啃咬着。两只手贪恋地在袁纵的每一块肌肉上抚摸流连,携一抹沐浴露,在浓密的毛发深处细致地搓弄,白色的泡沫跟着巨物一起膨胀发热。
   什么原则?什么底线?什么男人的自尊?
   都特么给老子滚远远的!
   夏耀从没有一刻这样放纵和享受。
   袁纵火热的瞳孔睥睨着头顶下方这张放荡不羁的面孔,夏耀的眼睛被水雾漫湿,半眯半睁,诱人的眼部线条像狠狠丝线揪扯着袁纵的心。
   袁纵的气息已经粗乱到无法自控,夏耀还在他的脆弱之地搓洗着,源源不断的热量往上涌,迫使袁纵的脑仁儿炸出无数残暴的贪念。
   他想狠狠地操夏耀,不计一切后果的。
   大手抓扣在夏耀的屁股上,猛的往胸口一带,火热的胸膛对撞,溅起无数的水滴。
   夏耀顺势蹿到了袁纵的身上,两条有力的长腿夹住了袁纵的腰身。而后将手伸到置物架上,挤出一些沐浴露,在袁纵的后背自上而下缓缓涂抹着。
   感觉到夏耀手心里的火热和温柔,袁纵残暴的念头再一次被虐杀。他意识到这是自己爱的人,三十多年来独一无二的爱和最清晰的欲望表达全都倾注在了他的身上。他需要小心呵护,倍加珍惜,又要经受得住焚身烈火的燃烧、炙烤。
   “你也给我抹点儿。”夏耀突然开口抱怨“‘我都给你抹这么多了,你就那么干愣着,大爷一样。”
   袁纵舔了舔发烫的唇角,含笑着挤了一些沐浴露。
   ”给你洗洗屁股。”
   说着,袁纵用湿滑的大手在夏耀的屁股上揉搓起来,先是绕着大圈勾勒着浑

    相关内容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