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强行抹到夏耀的密口处

时间:2018-12-13 10:56 文章来源:互联网

 
   “那你在老家待多久?”
   “一个月吧。”
   夏耀的心像是被什么东西扯了一下,有时候,一个时间段对于感情浓烈期的两个人而言,有着非同寻常的意义。
   袁纵感觉到了夏耀情绪的波动,无奈地解释一句。
   “我已经三年没回去了,家里的亲戚惦记着,也该给父母上上坟了。”
   夏耀一派轻松的口吻,“你跟我说这些干嘛?回去就回去呗,谁过年不碍回家啊!”
   袁纵将夏耀圈在怀里,半天都没说话。
 
   89胳膊肘往外拐。 vip (3148字)
 
   一个星期的时间飞速流转,夏耀领到了工资和年终奖,第一件事就是去超市扫荡,买了很多零食和特产。这次特意看了包装说明,凡是无营养的垃圾食品全不要,买的都是健康实惠的好东西。,
   夏耀本来是给袁纵预备的,结果一看距离他走还有几天,就放在办公室存放着。
   结果,夏耀执行完任务回来突然觉得嘴里没味儿,想吃点儿什么调剂调剂。目光投向那三太包吃的,暗想吃一袋应该不碍事吧?于是在包里挑挑拣持,终于掏到一样他爱吃的,美不滋的拿了出来。
   晚上,夏耀加班,感觉有点儿饿了,懒得下去排队买饭,又不想吃外卖。
   怎么办?
   好吧……又把爪子伸向那三大包好吃的,摸啊摸啊,终于摸到一样东西。拿出来一看,袁纵不一定爱吃啊!那算了,我替他减轻一下负担吧。
   第二天嘴又馋了,只好又从里面拿,选了一样双份的,吃了六份不过瘾,把另一份也给吃了。早饭直接用包里的零食解决,午饭前抽出一袋果脯开开胃,午饭后拿出两包山楂消消食,晚饭前依旧没管住嘴……
   夏耀就这么一样一样地偷食,偷了三天之后猛然发现,食物整整少了一大袋!
   不行,我得赶紧送过去……夏耀想,再不送就吃没了。
   袁纵看到夏耀放在桌上的两大包吃的,禁不住一愣。
   “路上吃。”夏耀说。
   袁纵笑了,“坐飞机拢共就那么两个多小时,给我买了这么多?”
   ”你可以带到家里吃啊!你们那不是穷山沟么?想买个东西还得走几里地,小卖铺只有粮油挂面,什么都吃不着。”
   袁纵拽过夏耀的手紧紧攥着,柔情的目光俯视着他。
   “我说的那是小时候的事,现在早就搬了。”
   袁纵都忘了什当时候和夏耀提过小时候那些吃苦挨饿的事,没想到夏耀一直惦记着。嗯到夏耀怕自己吃不到的那种心情,袁纵获得无上荣誉也换不来这份满足感。
   “哦。”
   夏耀略显失望地应了一声,早知道就都吃了!
   “不过你买的这些我倒是真没吃过,我们那也不一定有卖的。”袁纵说。
   “是吧?”夏耀瞬间被治愈,“还有那些,你也一块带回去。”
   袁纵顺着夏耀的目光看过去,整整四大箱子,包得严严实实。外面只有相号,全是特供品。袁纵过去掂量了一下,起码得有二百来斤。
   “你怎么弄上来的?”问夏耀。
   夏耀说:“就是抬上来的啊!”
   “一个人?”
   “对啊,没多沉。”
   袁纵感动之情溢于言表,手在夏耀脑门儿弹了一下,说:“你怎么这么二?”
   夏耀以为袁纵是嫌东西沉,路上携带不方便r忙说:“你可以托运嘛,实在不成寄回去也可以,反正且不过期呢!我家每年年货堆成山,吃不了也浪费,你拿回去自个吃也成,送给家人亲戚也可以,就说是我的一点儿心意。”
   夏小贱肝儿如此贴心,袁纵哪有不收的道理?
   “等你走的那天,我送你,我可以帮你搬一点儿。”夏耀又说。
   袁纵说:“没事,我搬得动。”
   夏耀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唇绽一朵邪恶的笑容。
   “你可以用那你那‘枪中之王,和‘无敌金刚蛋,拎着,有助于提高性功能。”
   袁纵在夏耀腰眼儿上掐了一下,说:“我现在就想把你挂这拎回去。”
   “哈哈哈……”
   晚上,夏耀回到家,看到夏母正对着一堆礼品发呆,不由的加快脚步朝卧室走去。
   “儿子!”
   夏耀的脚步猛的顿住,侧头朝夏母一笑。
   “妈,怎么了?”
   夏母说:“你们单位今年没发东西啊?”
   “发了啊!”夏耀给夏母指,“不都在那么?”
   “我说的不是这个,我是说你们单位每年不都会额外送你一些东西么?”
   ”哦,您说那个啊”。”夏耀含糊其辞,“今年我没收到啊!可能是上头查的严,不许可有特殊待遇了吧。”, 夏母还是皱着眉表示疑惑,“不对啊,咱家今年发的东西也少了一箱,那个熏肉怎么没了?就是我去年总夸好吃的那个,一直放到五月都不变味儿,我特好那一口。你说说,今年怎么就没有了呢?”
   夏耀装糊涂,“不可能年年都发一样的吧?”
   “可东西确实少一样啊!没发这个,也没补别的啊!”
   夏耀还是那句话,“政策严,节省开支。”
   夏母没再说什么,起身去了别的
 
_分节阅读_44
 
房间。
   夏耀大松了一口气,有个火眼金睛的额娘真是不得了,那么多东西她竟然每样都记得,幸好让我糊弄过去了……
   推开门刚要进去,隔壁房间传来夏母嘹亮的一嗓子。
   “夏耀,你三叔送过来的那箱中南海呢?”
   夏耀陡然一激灵,听着夏母铛铛铛逼近的脚步声,赶忙将表情调整为茫然状态。
   “我不知道啊!什么中南海?”
   夏母急得面颊泛红,“我中午做饭之前放到柜子里的,我记得清清楚楚,这几个小时的工夫就没了。你说,是不是让你拿走偷着抽去了?”
   “我从来不抽那个烟,我一直抽玉溪。”夏耀掏出烟盒在夏母眼前晃了晃,“再说了,我想抽直接拿就成了,用得着偷么?”
   夏母想想也是,自己家的儿子什么样她还是知道的,夏耀从不干这种事。
   ”可能是您下午遛弯儿的时候进贼了。”夏耀说,“年底是盗窃高发期,局里最近主抓这件事,咱们这一片是重点区域。”
   夏母恨恨的喘了两口气,“真想剁了那畜生的贱手!”
   夏耀咽了口吐沫,灰溜溜地潜回了房间。
   晚上,夏耀一个人无聊地摆弄袁纵送给他的那个小房子模型。
   后天袁纵就要走了,夏耀一想他三年多没回去了,为了让他保持一个良好的精神头儿,打算这两天晚上不过去打扰他了。明天还有最后一天,他就要和厨艺精湛、身手一流,器大活棒的东北彪汉子说拜拜了。
   真舍不得啊!
   夏耀把房子里的小人掏出来,用手使劲攥了攥,真结实。现在再看小人只穿一条内裤,风情毕露的模样,夏耀已经不觉得难堪了。反而自恋地欣赏起来,越看越帅。
   袁纵就站在距离窗口不远的树根底下,月光在地上斜抛出一道狭长的身影。
   夏耀倚窗而坐,唇角微扬的英俊模样被袁纵尽收眼底。
   他不会画画,也不喜欢照相,只是单纯地用锋利如刀的目光将这个画面深深刻在心里,揣着它走过孤独又寒冷的三十余天。
   一个烟头滚落在树根底下,被风吹起沙土静静地掩埋。
   第二天下千,夏耀待在办公室频频看表,一直在熬着时间。眼看着就要到下班点儿了,终于可以去袁纵那泡上几个小时,顺带吃上本年度最后一份大整了。结果一道命令下来,一个追踪多日的嫌疑犯现身,需要马上出动警力去围剽。
   夏耀只能提着枪上了警车。
   在雪地里整整埋伏了三个多钟头,才把这个罪犯拿下。这会儿天已经黑透了,夏耀回到单位,连衣服都没来得及换,就匆匆驾车离开了。
   因为在雪地里耗时太久,夏耀的手冻僵了,开车时握着方向盘一直在抖。
   九点多,夏耀终于开车到了袁纵的公司,结果大门是锁着的。
   夏耀以为袁纵回家收拾东西了,当即一通电话打过去。
   “竟然都不等我!行,明儿我不去送你了,你丫自个儿走吧!”
   袁纵看着车窗外白茫茫一片雪地,说:“我已经到老家了。”
   夏耀猛的愣住,讷讷地问:“你说什么?”
   “今天的航班。”
   听到这五个字,夏耀整个人都崩了,“可你明明告诉我是明天的!”
   “我不想让你送我。”袁纵说。
   夏耀绷了好久,终于朝手机里怒吼一声。
   “你妈B!”
   猛的将手机摔在座位上,夏耀一脚油门冲了出去。
 
   90换人后遗症。 vip (3512字)
 
   一连三天,夏耀都没和袁纵联系。
   到了年底,各大单位都放假,夏耀的手机每天都会收到各种派对和聚会的邀清信息。因为职业所限,夏耀的假期很短,一旦有紧急任务就得随时待命。加上他对袁纵不辞而别的事耿耿于怀,所以手机信息一概不理。
   宣大禹直接找上门来了,“给你打电话怎么不接啊?”
   夏耀盘着腿坐在床上剪脚趾甲,一副没精打采的蔫样儿。
   “没工夫,累着呢。”
   宣大禹调侃道:“这么敬业?”
   “我就是懒得去,一群人吆五喝六的有什么意思啊?尤其姓陶的那2B,哪哪都有他,每回看见我都想踹丫的。”
   宣大禹好脾气地说:“咱不清他,咱哥几个单独聚聚。”
   夏耀知道宣大禹的意思,他是看自个和彭泽关系这么紧张,想趁这个机会缓和一下。
   “我明天值班。”夏耀说。
   “那就晚上呗,等你下班再聚。”
   夏耀又说:“我加班。”
   “你这样就没劲了啊!”宣大禹用手戳着夏耀的脑门儿,强迫他抬起头看自个,“哥们儿之间聊聊天、喝喝酒又怎么了?多大点儿事啊?痛痛快快喝两杯不就过去了么?就这么说定了啊,明天晚上我过来接你!”
   夏耀不说话,继续闷头剪指甲。
   宣大禹直接把夏耀手里的指甲刀抢了过来,“我跟你说话呢,你听见没?
   夏耀嫌宣大禹烦,赤裸裸的大脚丫子直接朝宣大禹脸上伸去。
   宣大禹猛的后撤一步,夏耀哈哈大笑。
   “大白萝上,我看你丫是皮痒了。”
   “别闹,别闹,哈哈哈……”
   第二天,夏耀还是去了,一个消停的雅间,只有他、彭泽和宣大禹三个人。
   一开始气氛有点儿僵,夏耀和彭泽话都不多,只有宣大禹一个人在那说。后来碰了几杯,聊起小时候的事,互揭对方的短,房间才渐渐热闹起来。
   “你们还记得咱小时候,那个拉屎时被狗咬掉JJ,一直没安回去的黑小子么?前两天我碰到他了,你们猜怎么着?长得跟大姑娘似的,特别水灵。”
   宣大禹指着彭泽朝夏耀说:“你瞧见没?他丫不留心别的,净留心这种事!”
   夏耀瞅了彭泽一眼,跟着一笑。
   系在两个人心中多日的疙瘩好像就这么轻易解开了。
   后来彭泽喝大了,说:“小时候我看见你俩在一起就来气,你俩关系忒好了,还总是孤立我。后来大禹你走了,妖儿刚粘了我没两年,你丫又回来了。操!结果还是你俩最亲。”
   “废话。”宣大禹醉意满满,“我对妖儿那是什么感情……”
   夏耀也跟着笑,完全是不明状况的傻笑。
   彭泽又和宣大禹说:“好像自打你走,妖儿就出家了。以前多欢腾一个人,到处乱窜,身边的大美妞穿成事,都够咱哥仨吃顿烧烤的。等你一走,嘿,西门庆变成唐僧了,尼玛这么多年我一直没缓过来。”,
   彭泽的吐槽听在宣大禹耳朵里那是别样的销魂。
   扭脖子朝夏耀问:“是么?是因为我走么?”
   夏耀若有若无地嗯了一声,“你为啥……不打一声招呼就颠儿了……”
   这仨人里面,夏耀喝得最冲,连鞋都脱了,脚丫子四处乱蹬,最后学么到宣大禹的裤裆上。脚丫子试探性地蹭了蹭,挺软和,于是戳在那不走了。
   宣大禹心里就像小猫乱抓,意识醉了精神没醉,夏耀无意识地控诉和一系列亲昵的举动让他的狼子野性暴露,手揽住夏耀的腰身,在他的耳边嘀嘀咕咕。
   “我背你去我那怎么样?”
   夏耀醉得啥都不知道了,问啥啥,‘嗯”。
   上车前,彭泽还乱拍着夏耀说:“我知道你前眸子为啥晾着我,你不就……讨厌那个谁么?那个李真真么?放心,我俩快完了,追我的那个小妞已经开始倒贴了,哈哈……碍你眼的马上就要提着铺盖卷走人了。”
   “啊……”夏耀张大嘴,“我呸……”
   彭泽嘿嘿一笑,被司机塞进私家车,很快就没影了。
   宣大禹走下三级台阶,手朝后晃了一下。
   “来,上来。”
   夏耀直接蹿上了他的后背。
   路上,宣大禹频频扭头看,这是赤裸裸地换人后遗症啊!总担心后背上的人变成了王治水,隔三岔五就要确认一下。
   “你不是每次喝醉酒都咬人不撇嘴么?”宣大禹哼哼道:“你……你咬着我,咬着我心里就踏实了。”
   夏耀果真一口咬了上去,咬住了宣大禹的耳朵。
   宣大禹疼得嗷的一嗓子,“痛快!”
   结果,夏耀只叼了一会儿,突然发现不是自个想咬的那个耳朵,悻悻地将嘴松开了,这是他第一次喝醉酒咬人如此之短促。
   “你怎么撇嘴了?”宣大禹站住,异常紧张地往后看,“你丫是不是变成王治水了?嗯?”
   夏耀抬起头,茫然地看着宣大禹。
   宣大禹大松了一口气,还好,还好,还是我的妖儿。
   怀揣着各种美好的憧憬,捎带着无比邪恶的小心思,宣大禹美了一路。结果,这酒犯后劲了,换人后遗症再次无情地降临到宣大禹的头上。
   他将夏耀摔在床上的那一刻,历史仿佛倒退,当晚的情景重现,宣大禹那张脸迅速从温柔变得狰狞。
   “你特么是谁啊?”
   夏耀一着床就睡着了,我特么管你是谁呢?
   “起来!”宣大禹薅着夏耀的衣领硬是将他拽起,质问:“你怎么跑我背上的?”
   夏耀迷迷糊糊地还了句,”不是你把我背回来的么?”
   无意识地“配合”再次让宣大禹入戏,再次怒嚎道:“我特么竟然累死累活地背了你一道儿!”
   夏耀仿佛王治水附身,不耐烦的说:“我求着你背我了?”
   说完歪在床上,又睡着了。
   历史的,‘重演”让宣大禹怒不可遏的同时也隐隐的兴奋着,这一幕不知道在他梦里出现过多少次,多少次他报仇雪恨,洗刷冤屈。今天,改写历史的机会终于到来了。
   宣大禹一脚踢在夏耀屁股上。
   “贱人!”
   夏耀菊花一痛,猛的将眼睛睁开,如豹子般从床上蹿起。即便醉态仍旧遮掩不住的好身手,一套组合拳,二组腿法连击,将宣大禹掀翻在地,裤裆上连蹬数脚。
   然后,霸气地回到床上接着睡。
   宣大禹怒不可遏地从地上爬起来,这次直接扑到床上,趁着夏耀昏睡未醒之际对着他一阵撕扯揪拽,锤砸抽打,并伴随着凶恶的语言攻击。
   夏耀被吵醒之后气性本来就大,即便知道眼前的人是宣大禹,火一上来也不管不顾。被压缚着四肢不好回击,夏耀就充分发挥他的酒后咬功,差点儿在宣大禹的肩膀上撕下一块肉来,血淋淋的好不生猛。
   “你特么的竟敢咬我。”宣大禹一把掐住夏耀的脖子。
   夏耀憋着气,猛的薅住宣大禹的头发,愣是连根扯断。
   两个人从床上扭打到床下,从屋里撕扯到屋外,最后也不知道是谁先收手的。夏耀又困又累又烦闷,学么到一处软和的地方就不动弹了。
   宣大禹看到夏耀睡在客厅的沙发上,心里暗道:这回老子绝不让你再拿走一样东西!
   在房间里寻寻觅觅,终于找到一根绑东西的绳子,把夏耀衣服直接扒了,五花大绑。
   夏耀中途骂了几句,但因为宣大禹喝醉了手劲没那么大,绑得松也不耽误他睡觉,就由着他去了。
   宣大禹把夏耀绑起来之后还不放心,就把他拖拽到卧室的床上,再学么一根链子。一头连着绳子,一头锁在床头栏杆上,这下跑不了了。
   夏耀就用这种别扭的姿势一觉睡到大清早。
   醒过来的时候想翻个身,结果翻不了,迷迷糊糊睁开眼,扫到自个儿的,造型”,眼角赫然开裂。
   “我草……”
   宣大禹也醒了,看到夏耀第一眼,懵了。
   俩人对视一眼,都懵了。
   夏耀未着寸缕,赤裸着身体被绑在床乒,

    相关内容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