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我怎么把这个玩意儿也给揣

时间:2018-12-13 10:54 文章来源:互联网

叫了一声爸,然后在夏任重的眼皮底下晃悠两圈之后,又灰溜溜地猫回房间了。
   中千,一家人难得吃了一顿团圆饭。
   期间夏耀是各种抬不起头,夏任重也总是欲言又止,好在爷俩儿都尽量避开昨晚的事不提,一顿饭吃得还算和谐。
   后来,夏任重喝了点酒,目光频频在夏耀脸上定住。
   夏耀暗呼不妙。
   夏任重说:“过完年二十五了吧?也该谈个朋友了。”
   果然来了……夏耀开始月头扒饭模式。
   夏母接口道:“之前介绍了一个,没几天就黄了。”
   “这样可不成啊!”夏任重说,“到了什么年龄就该干什么事,你工作也挺稳定的,是时候学么一个合适的了。”
   夏耀说:“不着急,我好多哥们都单着呢,现在都是晚婚族,结婚太早容易离。”
   “我没逼着你谈婚论嫁。”夏任重说:“我是让你先找个女朋友丰富一下自己的生活,省得一天到晚陪自个耗。”
   夏耀夹起一块豆腐放到夏任重碗里,“爸您吃菜。”
   “甭给我转移注意力。”夏任重说,“别以为我没看到你昨晚藏在被子里那东西。”
   夏耀如遭雷劈,身形剧震,嘴里的饭差点儿喷出来。
   夏任重紧跟着补一句,“那气充得再足,摸着也不是那么回事啊!”,夏耀心中一块石头猛的落地,砸得头顶一团白烟盘旋着散开,黑线条跟着布满脑门儿。原来……他以为……好吧,那得需要充多少气才能充得那么结实啊!
   夏母脸色都变了,用胳膊肘捅了夏任重一下,“你跟孩子说这个干什么?
   “还孩子?他都多大了他还孩子?”
   夏任重又接着说:“你也老大不小了,有些话作为家长我也不用跟你绕弯子了。要说这个东西我来用还情有可原!我跟你妈,是吧,常年分居,条件不允许……你有这么好的条件可以自由选择,何必苦着自个儿?”
   “受不了你了。”夏母直接端着碗筷走了。
   剩下夏耀和夏任重父子两个人,夏任重的话说得更明白了。
   “回头把这个东西交上来,别说你没有。”
   夏耀事到如今,也只能说一句话。
   “爸,你真是个好男人。”
   夏任重哈哈大笑,一口酒闷了下去。
 
   86特殊的孝心。 vip (3130字)
 
   夏耀本来就经济紧张,因为夏任重的一句,‘交上来’别说你没有。”夏耀陷入更加艰难的境地。怨恨自己当时太心虚,其实理直气壮地说没有,说被子里面只是一些衣服,夏任重也不会死乞白赖的,毕竟这种事查无对证。
   现在说什么都晚了,只能打肿了脸充胖子,没有也装有。
   无奈之下,夏耀只好去找宣大禹借钱。
   宣大禹随口问了句借钱缘由,夏耀嘴一时没把门的,就给秃噜出来了。当然事情的大部分真相被他掩盖了,没有提到袁纵,只说是自个儿撸管被老爹撞见了。
   宣大禹捶桌狂乐,自打和王治水杠上,这是宣大禹第一次笑得如此之欢。
   “有那么好笑么?”夏耀磨牙。
   宣大禹乐不可支,“我该咋说你?你说你撸管就撸管吧,藏在被窝撸就碍了呗,还撸得那么高调。”
   夏耀幽幽地还了句,“刺激不行啊?”
   宣大禹收起笑容,表情依旧阴阴邪邪的。
   “话说,你当时真的什么都没穿?”
   夏耀挺不自在地嗯了一声。
   “你爸进来的时候,你的手就放在那地儿,两条腿就那么大喇喇地敞着?
   夏耀又嗯了一声。
   “你那手是不是在大白萝上上搓得正起劲呢?没玩别的地方?你爸看你的时候,你的表情是不是特银荡?是不是还没来得及收起来呢?”
   夏耀急了,“你问那么详细干嘛?”
   宣大禹饶有兴致地看着夏耀,说:“我就是好奇,嘿嘿……”
   “甭扯淡。”夏耀伸手,“麻利儿借钱。”
   宣大禹突然开口问:“你怎么不和那个叫袁……袁纵什么的借啊?你不是和他关系挺好的么?”
   夏耀平时和袁纵交往得特别隐蔽,一般都避开宣大禹,而且打着各种各样的旗号,营造出两个人就是正常工作关系的假象。
   宣大禹突然冒出这句话,让夏耀有点儿猝不及防。
   “谁说我俩关系好?”
   “彭子说的。”宣大禹试探性的口吻,“他说你抛弃我们两个人,投向大叔的怀抱了。”
   因为这段时间夏耀莫名地冷落,彭泽每次想主动去找夏耀,夏耀不是在袁纵的公司就是在袁纵的公司,所以才会发出这种玩笑似的感慨。
   “嗯?你怎么不去跟他借?”宣大禹又问了一遍。
   夏耀暗想:我特么要去跟他借,怎么开这个口啊?说我爸把你当成充气娃娃了?信的话会被他笑死,不信的话说不定还搞出什么误会来。
   “我跟他还没熟到那个份上,这种私事就跟你开得了口。”夏耀和宣大禹说。
   宣大禹对这个理由颇为满意,但还是忍不住感慨道:“姥姥的,好事从来没想到过我,借钱的事找上门了,多少?”
   夏耀说:“我也没买过,不知道具体价位。”
   “两万够不够?”
   “用不了那么多吧?”夏耀直瞪眼,“我到时候也还不起啊!”
   宣大禹斜了他一眼,“还什么还?这点钱算什么?我少让王治水那个婊子骗两次,都够给你爸买个真人了。”
   夏耀噗嗤一乐。
   “话说你的日子也过得忒紧了!没见你剽没见你赌,你赚的钱都哪去了?工作这么多年一点儿存款都没有?买个充气娃娃还至于跟人借钱?”
   “我的存款都在我妈那呢,我只要一从里面取钱,她那边好几条短信,电话立马打过来,问我花钱干什么了,我这不是怕她起疑心么?”
   宣大禹唏嘘,“你妈管你够严的。”
   “这不是怕我腐败么!”夏耀幽幽地叹了一口气,“算了,不和你说了,我得赶紧买去,我爸晚上回来就得跟我要。”
   宣大禹哈哈大笑,一边跟着夏耀往外走一边说:“要我说你爸根本没看到被窝是鼓的,你想啊,真有那么个东西还自个动手于嘛?我觉得他就是散意逗你的”想从你这厢弄一样东西。好让儿子体会他多年在外的疾苦,以后多孝顺孝顺他。”
   “希望如此。”
   宣大禹又说:“不过你爸真是个纯爷们儿,现在掌握着这么多优质资源还能想到用这玩意儿的男人真心绝种了。”
   “是吧?我也这么想的。”夏耀还挺自豪。
   宣大禹帮夏耀打开车门,故意问,“用不用我陪你一起去?帮你参谋参谋?不,给咱叔参谋参谋。”
   “滚!”
   夏耀笑骂一声,撞上车门扬长而去。
   头一次来成人用品店,夏耀暗示自己要大大方方的,绝对不能紧张或者露怯,免得被人坑。不过看到琳琅满目的情趣用品,还是难掩好奇之心。
   “有充气娃娃么?”
   老板是个四十多岁的男人,上上下下打量了夏耀一番,挺纳月地笑:“你这样的还没有女朋友?”
   夏耀说:“给别人买的。”
   老板又问:“你是要大屁股还是整人?”
   “大屁股?”夏耀一脸茫然。
   老板说:“大屁股就是只有一个屁股的模型,性器官什么的都在上面,经济实惠,容易携带和隐藏,用着也比较方便。”
   夏耀说:“你拿来一个给我看看。”
   老板从柜台底下拿出一个”大屁股”的模型递给夏耀,夏耀禁不住一阵恶寒,“这……这俩个奶子怎么直接长在屁股上面了?”
   “这不是为了省材料么!”老板说,“反正腰那一段也没什么用,留着它干嘛?”
   夏耀暴汗,还是算了,这大晚上用完了还不做噩梦啊?
   “你要想要完整的半身也有,带躯干的,就是贵一点儿。”
   夏耀一想,加果夏任重真扫到了被子里的袁纵,那么大一个体型,就买一个躯干回去也糊弄不了他啊!
   “算了,您还是给我看看完整的吧!”
   老板从椅子上站起身,朝夏耀说:“那你跟我过来。”
   夏耀跟着老板走到地下一层,里面摆满了各式风格,各种姿势的充气娃娃。夏耀甚辜还看到了男版充气娃娃,心里真呼我草,不是按照袁纵仿造的吧?怎么有种袁纵的即视感?难不成袁纵这种类型才是女人们意淫的首选对象?
   夏耀突然想到了公司里的那些女学员,然后他邪恶了。
   “你老盯着老爷们儿看干什么?”老板突然开口。
   夏耀猛的回过神来,尴尬地笑笑。
   “没事,随便看看。”
   老板给夏耀介绍,“这几款比较便宜,三四百块钱就能买下来。”
   夏耀一脸嫌恶的表情,“这也忒寒碜了,有一米二?我花钱买个侏儒回去?”
   “你要‘:‘比例的?那就到这边看看,不过这种就比较贵了,基本都在一千以上。还有这种更贵,你看这做工,这手指头脚趾头,都能以假乱真了。你再摸摸这手感,还能充电注水加温,摸着和正常人的皮肤一样。”
   夏耀一想,贵点儿就贵点儿吧,反正是给亲爹用,舒适度高一点儿才说得过去。
   “多少钱?”
   老板思忖了片刻,说:“这款至少得三千五,我再多赠你两瓶润滑油,一个跳蛋。”
   “跳蛋干嘛用?”夏耀不解,“充气娃娃还用得着调情?”
   老板笑着说:“你可以把跳蛋和你那东西一起塞进去,保证爽死你!”
   好吧……不要白不要,夏耀还是收下了。
   临走前,老板叮嘱道:“这东西会像正常人一样分泌油脂,得经常给它涂点儿护肤品之类的。还有每次用完之后记得清洗,尤其是那个部位,免得感染细菌。”
   夏耀腹诽:连我妈都没被这么伺候过!
   回去的路上,夏耀的手机响了,一看是袁纵。
   “下午公司
 
_分节阅读_42
 
有个期末总结汇报,你能过来么?”
   夏耀挺为难的口气:“那个……我有点儿不舒服,不去了。”
   “怎么了?”袁纵问。
   夏耀说:“就是头疼,躺一会儿就好了。”
   说完,夏耀迅速把手机挂断了。
   这东西可不能让袁纵瞧见,到时候再瞎琢磨之类的,还是趁早收起来比较放心。
   
   87夏耀你留下。 vip (3568字)
 
   回去之后,夏耀出于好奇,打算将娃娃充上气,看看到底怎么样。
   于是,夏耀将层层密封的箱子打开,拿出里面干瘪的胶皮囊,先学么到充气的位置。然后拿起配送的充气筒,一鼓作气,很快“塑造”出娃娃丰满的身形。为了避免爆炸,夏耀没敢打得太满,感觉差不多就把充气筒放下了。
   然后放在床上,仔细打量了一番。
   “不错,挺厚实。”夏耀自言自语道。
   目光转移到娃娃的胸口,用手在娇红的乳投上捏了一下。
   “嗯……”
   竟然还会叫唤?这一点老板事先没说,完全出乎夏耀意料之外。忍不住又捏攥了几下,感觉娃娃叫起来还挺撩人,心里的满意度又增加了几分。
   夏耀又撩开娃娃的裙子,看了下禾幺.处。
   要说这个娃娃做得最精细的部位还要属这里,本来么,它就是干这个用的,肯定要在这种地方多下工夫。夏耀的脑袋又往近处凑了凑,下流的目光盯着看,每个构造都特别逼真诱人,尤其是y毛,一狠狠扎在里面,感觉就像是长出来的。
   夏耀也是血气方刚的男人一枚,只是被曾经的大白腿毒害了一下,正常的生理反应还是会有的。不过尝试还是算了,他可不想把自个儿的第一次葬送在这么个塑胶玩具里。
   想到那些赠品还在衣兜里,夏耀赶紧掏了出来。
   三瓶润滑油,还真没少送……夏耀不知道出于什么心理,竟然自个儿私藏了一瓶,剩下的两瓶放回箱子里。跳蛋也有两个,一个被夏耀扔进箱子里,剩下一个攥在手里。嗯到网上这种东西卖得那么火热,夏耀禁不住想试一把。
   看看是否如传说中的那般给力。
   按下开关,感觉到震动后,直接塞进裤裆里。
   然后,猛的吸了一口气。
   确实有点儿感觉,但是没有期待的那么爽,还没有袁纵的铁砂掌带劲。
   夏耀正玩得不亦乐乎,突然听到外面一阵刹车声。
   因为心虚,夏耀的感觉会比平时敏锐得多,有一点儿风吹草动都心跳加速。赶忙跑到阳台的窗口朝外看,看到熟悉的车牌号,顿时大惊失色。
   我草草草,他咋来了?
   此时此刻,袁纵已经提着东西往里走了。
   来了夏家无数次,这是袁纵第一次方明正大地从正门进。
   夏母过来给袁纵开门,看到他条件反射地朝后撤了一步。
   “你是……”
   袁纵尽量将面部表情调整得温和一些,“我是夏耀的朋友,听说他不舒服,特意过来看看他。”
   “不舒服?”夏母诧异,“刚才还活蹦乱跳的呢。”
   袁纵脸色变了变,不过没多问,把拜访二老的礼物放下,顺带说了句”阿姨,新年快乐。”
   夏母这才放下戒心,笑容满面地朝袁纵说:“快进来。”
   此时此刻,夏耀正在房间忙着给充气娃娃放气。因为充气娃娃体型太大,不放气的话搁哪都装不下。
   结果一着急找不到充气口了,急得满头大汗。
   诶?我刚才从哪充的气?哦哦,在这,在这……
   袁纵不愧是当过特种兵的,伪装技术一流,明明合俩眼都能找到夏耀的房间,硬是等着夏母给他指。
   “就在那个房间。”
   夏母说完,转身去给袁纵泡茶了。
   夏耀听着脚步声越来越近,越来越近,心里大呼救命。幸亏他家房间够大,从客厅到卧室还要走很长一段路,足够他把气放完,我压我压我压压压,为什么充气口这么小?恨不得一脚直接踩炸了。
   终于,气放得差不多了,夏
   然后,把自个儿脱得光溜溜的,平时是脱一件穿一件,今儿是全脱了,也没见往身上套。直到身后传来猛的将窗帘拉上的沉肉声响,夏耀才慢悠悠地托衣服穿上。本以为一转身就会听到袁纵的怒吼,结果还是一张阴寒的面孔,紧闭的唇角。
   还不理我是吧?夏耀继续自说自话:“我出去跟他们训练了。”
   现在是结业前的紧张训练时期,每个学员都很卖力,因为结业成绩会影响他们证书上等级的划分。夏耀就不用担心这些了,他本来就不是参与保镖特训的,所以不用参加考试。于是义务当起了陪练,免费做人肉靶子给人摔打。
   “来啊!”
   因为对夏耀的身份有顾忌,学员不敢下狠手,夏耀就先用阴招挑衅,激发起对方的挑战欲望之后,再心甘情愿被人虐。
   短短十几分钟的时间里,夏耀不知道往软垫上摔了多少次。
   每次倒下去心里都是一句狠话,我就不信你不搭理我。
   终于,袁纵冷厉的身形从办公室闪出。
   一声,‘集合,”不到五秒钟的时间,所有学员全部归位,直挺挺地站着。
   袁纵目光如炬,里面迸射出黑色的火焰。
   学员们全都呼吸困难,有一种死到临头的错觉。从没见过袁总这种眼神啊!这是要血肉横飞,横尸遍野,片甲不留的架势啊!
   过了一会儿,袁纵开口。
   “解散。”
   所有学员都始料不及,解散?我没听错吧?目目相觑,几乎没人敢动。
   袁纵紧跟着又说了一句。
   “夏耀你留下。”
 
   88小样儿,让你挑衅! vip (3662字)
 
   训练馆瞬间被肃清,连管理员都自觉地撤了,整栋大楼就剩下两个人。
   夏耀突然感觉一阵阴风扫面。
   袁纵还保持着刚才那个姿势,浓重的黑眸瞪视着夏耀,不发一言。
   夏耀强拿出一份胆量继续和袁纵逗闷子。
   “哟?您终于肯理我了?心眼儿挺大么!”
   其实这个时候,袁纵已经从夏耀的眼里看到了畏惧,心里还有一丝不忍。可是没办法,积掼的怒火已经到了自我消化不了,心疼抵挡不住,瞬间爆棚顶出的疯狂境地。只要一想到夏耀摆弄那副恶心的躯体,袁纵就有种想强操他的冲动。
   “你干嘛?别拽我!”
   夏耀被袁纵一胳膊抡到肩膀上,直接扛进了小黑屋。进去之后容不得半点儿反抗,双手被反剪在身后,被迫面朝墙壁受训。
   夏耀好歹是名刑警,贴墙根儿的事向来都是犯人干的,他哪受得了这份委屈?
   瞬间撕破脸,朝袁纵喝令。
   “你丫松手!”
   这面墙站过不少人,每个人都是来这挨打的,一棍子下去三天甭想坐着。袁纵肯定不舍得朝夏耀下黑手,气到爆炸也仅仅是在屁股上的软肉上拧一下。这里神经密布,既拧不坏痛感又强烈。,
   夏耀嗷的一声叫唤,瞳孔里满是怨恨。
   “你凭什么打我?”
   袁纵说:“我是你的教官,你利用不恰当方式参与陪练,我不该罚你么?
   说着又在夏耀痛处拧了一下,疼得夏耀直咧咧。
   “你丫公报私仇!”
   袁纵铁青着脸质问:“那你说说,我报的是哪门子仇?”
   夏耀不想提昨天的事,也不想解释,就是:个劲地挣扎和较劲。后果就是多挨了好几下,疼得叫骂连连。后来连骂都不骂了,就在那一个劲的哼哼,看着好不可怜。
   袁纵一瞧他这样,语气不自觉地软了下来。
   “你就不能好好跟我说句话么?非得这么气我?”
   夏耀眼珠真愣愣地看着某个地方,突然再次聚光,趁着袁纵心软之际,迅速挣脱开他的禁锢。跟着一记漂亮的转身螺旋腿朝袁纵胸口蹬去,可惜低估了袁纵的反应能力,袁纵迅速一个接腿
 
_分节阅读_43
 
摔还了回去。
   夏耀凌厉的身姿赫然一转,高鞭腿偷袭袁纵后肩的位置,被袁纵反手阻拦。那条腿还未安稳落地,就被袁纵大手抄起,再次跌入袁纵的怀中。
   不诚心认错还频频挑衅,袁纵的脸更黑了。
   夏耀感觉自个儿快玩完了,瞬间使用杀手锏。
   一把抱住袁纵,死死不撤手。
   事实证明,这招儿够阴。
   袁纵只拽了一把,没拽下去,就再也舍不得拽了。
   僵硬的脖颈处是夏耀温热的脸颊,上面的神经还在紧张地跳动。柔软的汗毛抚平了暴凸的青筋和血管,心里的气被一点一点抽干,只剩下满满当当的火。
   夏耀感觉到袁纵肌肉的松弛,禁锢着他肩膀的手臂松开。两只手箍着袁纵的脑袋,定定地注视着他的脸,火热的嘴唇很快封了上去。
   袁纵直觉的自己葬身火海,抱着夏耀狂亲了一阵之后,猛的将他摔在床上。
   “你真不愧叫夏耀,你是给我下了多少药,才把我祸害成这副德行?”
   袁纵说着,粗鲁地撕扯着夏耀的衣服,在他身上栽种着密密麻麻的牙印。
   夏耀反复用脚去掏“鸟蛋。”完全是一副不计后果的架势。
   袁纵的手一晃,突然冒出一个跳蛋,正好是夏耀捎过来的那个。
   “诶?你怎么给拿出来……额……”
   袁纵直接按下开关,放在夏耀的乳尖上来回摩挲。
   夏耀感觉阵阵电流传递到皮肤内层,燃烧着他的神经,胸口不受控地开始涩情地抖动,连带着腰身都跟着震颤,呻吟声猝不及防地从口中漫出。
   “好痒……”
   夏耀特别纳闷,同一个东西,为什么他自己用的时候没什么感觉,结果到了袁纵的手里就这么奏效?难不成发骚还要看对象么?
   袁纵其后的行为告诉夏耀,老子确实有让你骚的本事。
   跳蛋转移到夏耀的毛发丛中,触碰到夏耀分身的软头,夏耀瞬间一声崩溃的求饶。
   “别别别……”
   嘴上这么说,两条腿却赫然劈开,便于袁纵更大面积的刺激。
   袁纵故意用嘲弄的口气问:“腿张这么大是干嘛呢?”
   夏耀面孔爆红,手攥着袁纵的那活儿发泄似地搓弄,直逼得袁纵爆粗口。
   “你特么就是欠操!”
   袁纵手里倒上夏耀“送上门”的润滑液,强行抹到夏耀的密口处。跳蛋在敏感的穴口四周按摩蹂蹦,逼到夏耀挣扎求饶,欲罢不能之时,再一举推送进去。
   尽管倒了很多润滑油,袁纵还是感觉到了强大的阻力,那种紧紧包裹夹制的感觉好像已经传递到了袁纵的巨物上,光是想想就觉得血脉喷张。
   “疼……拿出去……”
   夏耀呻吟和痛呼交替上演。
   袁纵心里本来就有火,根本由不得夏耀,直接调了高档。
   一瞬间,痛、酸、麻、胀……”各种陌生的感觉袭她……袁纵的手指还在往里推送,突然到了某个“临界点” ,快感瞬间激增,如奔腾的巨浪翻涌而至。夏耀猛的揪住床单,带着哭腔的浪叫声跌破喉咙,跟着臀尖的颤抖愈演愈烈。
   “啊啊……受不了了……”
   袁纵突然将夏耀翻了个身,趴在床上,整个人压了上去。两只手死死按住夏耀的手臂,敛着狂暴的气焰说:“既然你嫌我伺候不够,那咱就换真家伙。
   夏耀眼睛差点儿瞪出血来,扭着脖子拼命反抗和求饶。
   “不行……袁纵……啊啊……”
   袁纵的“枪”刚一扎上,夏耀就疼得脸色发青,身体疼是次要的,重要的是心疼。他完全没有把自个儿交待出去的心理准备。袁纵就趴在夏耀身上,可以真真切切地感受到夏耀那种极度畏寒的心态。
   袁纵的身体往上耸了耸,强制夏耀的双腿闭合,开始在夏耀的臀缝和腿柜处菗餸和撞击。起初还是缓慢试探性的,某一刻突然狂暴而起,火力全开,像一头威猛的狮子在夏耀的柔嫩部位发狠地肆虐惩治。
   夏耀被摩擦得腿根起火,撞击得臀部狂麻。
   说袁纵的腰力能撞死一头牛真的不假,袁纵还未真正进入,仅仅是个演习就已经把夏耀折腾到了濒死的状态。
   夏耀的腰简直像被斩断了,更要命的不是劲大,而是频率的生猛。一波接一波,夏耀连喘口气的工夫

    相关内容

    热门排行